AZYYYYY

拖更万岁,咸鱼无罪★微博@墙头遍地的AZY★欢迎勾搭

【萨莫】la vie

基友的文,代发。以下是她原文。


————————————————


#一个现代AU,俩人在一个公司


#毫无逻辑,就想写他们傻白甜谈恋爱


#ooc都是我的





01



萨列里一开始其实不太喜欢公司新来的那个年轻人,叫什么莫扎特的那个。



不可否认他很聪明,但他太莽撞,而且毫无经验,而他的张扬一定会让他在职场上碰钉子。萨列里很快就下了这样的判词。



这倒也不是毫无依据。



毕竟没有几个人会在到公司的第一天就把一大半的女同事——甚至几个男同事——亲了个遍。



气得经理罗森博格嘟囔了半天伤风败俗世风日下。



萨列里只是轻轻哼了一声。



现在的年轻人啊。



02



一次闲聊时萨列里向罗森博格问起了莫扎特。



罗森博格眼珠子瞪得溜圆:“你竟然没听说过他?沃尔夫冈·莫扎特,全维也纳闻名的天才,年纪轻轻就成了海顿的学生……不过在我看来,他就是个小混蛋。哦我的朋友,萨列里,你可千万别和那个家伙搞到一起去……”



萨列里揪了揪领花,心说你可真是为我操碎了心。



“……不过我听说他好像挺崇拜你的。”



03



莫扎特确实挺崇拜萨列里的。



但他也有点怕萨列里。



他自认放荡不羁,刚到公司就把一大半的同事闹腾了一圈,连罗森博格他也敢面对面地呛,唯独萨列里他从来不敢惹,看他一眼他就静下来。



他跑去跟达·蓬特抱怨,说他长这么大还没怂过。



达·蓬特用怜悯的眼神看着他。



莫扎特被他盯得发毛,问他怎么了。



达·蓬特以一种过来人的姿态拍了拍他的肩:“你恋爱了。”



然后他就震惊地发现莫扎特竟然脸红了。



他不光脸红了他还跑了。



达·蓬特地动山摇。*



04



其实达·蓬特还有半句话没说。



“——而且有九成的可能性是单相思。”



毕竟那可是萨列里啊。



05



萨列里最近很纠结。



他发现莫扎特这几天总是在工作时看他,但他一走近又立刻低下头继续工作。



他站在办公室的玻璃门前照了照。也没有很奇怪吧,他想。



莫扎特最近也很纠结。



他也想光明正大地接近萨列里,奈何萨列里周身自带闲人勿扰气场,只要走近他就会没来由地心虚。



所以他只好选择偷看。



偏偏萨列里还总喜欢在他偷看的时候来检查他的工作。



向来身边男女不缺的沃尔夫冈·莫扎特终于感受到了暗恋的甜蜜痛苦。



06



不过他光明正大接近萨列里的机会很快就到来了。



他们公司有一个毁誉参半的活动——年会。



“毁”的点在于,你可能会出洋相;“誉”的点在于,你可以看别人出洋相。



因为每个人都必须在年会上表演节目。



高冷如萨列里也不例外。



他倒不像其他人那样每年都要为此焦头烂额。在公司的这几年,他每次都靠弹钢琴逃过一劫;而且作为公司里唯一精通音乐的人,也因为他的脸,每次都能收获一众女同事的星星眼。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阿洛伊西亚表示,萨列里先生穿着西装在舞台上弹钢琴时那种寡淡而禁欲的气质真的让人很想扑倒他。



然而今年不一样了。



因为今年来了个同样精通音乐的莫扎特。



萨列里还在思考这个问题,莫扎特就自己找上门来了。



07



然后萨列里就在莫扎特的“我最最最最最最亲爱的萨列里大师”和“安东尼奥奥奥奥奥”中迷迷糊糊地答应了他四手联弹的请求。



08



真正上台的那天,萨列里却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在排练时也没有——的紧张。



莫扎特比他稍矮一点,从他的角度刚好可以清晰地看到莫扎特因为兴奋而微微发红的脸颊,他眼角被汗水晕染开的金粉,他耳边垂下的一缕鬓发,还有他的睫毛——



萨列里以前从未发现莫扎特的睫毛其实很长,在暖黄色的灯光下随着呼吸纤细地闪烁着,让他看不清他的眼睛,像是无风时轻颤的烛火温柔地舔在他的心上,一下,一下。



萨列里面无表情手上动作流畅,内心旋转爆炸着闪过一句话。



他算是栽在这个小混蛋手上了。



【(因为卡文了所以不知道有没有C的)TBC】








*暑假辅导作文的时候有一个男孩用这个词来形容他的震撼。当时和两个一起去的同学笑了半天。

真是无比形象。

后来“地动山摇”成为了我们的常用词之一。


评论 ( 5 )
热度 ( 63 )

© AZYYYYY | Powered by LOFTER